6.0

2022-08-31发布:

我的妈妈徐秋曼 番外之 淫靡探亲假

精彩内容:

淩晨的江城非常的安靜,濃厚的夜色被日光悄悄打散,在天邊泛出一抹潔白。

  「嘩嘩……」的洗浴的聲音在空曠的客廳裏顯得特別響,徐秋曼赤裸身體站
在噴頭之下,任由水流澆透這具美豔動人的軀體,水流混合著淚水在那嬌豔的面
容流過,滑過高聳的山峰和幽暗的叢林,沿著那雙光滑潔白的美腿款款流下,徐
秋曼一動不動,好似要讓著純潔的水洗凈她肉體上的骯髒,可惜她清楚的知道,
這是不可能的,這就像古時囚犯烙在臉上的烙印,烙在了她的身體和心裏,在也
無法抹去,而且還會時時刻刻提醒她,她的身體已經髒了……

  時間似流水,溫柔而又無情。不管是生活是怎幺樣的痛苦,生活還要繼續。

  剛剛升職的張程林在公司體會到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
惬意,可以說他完成了男人職場最重要的一次蛻變,從執行人變成了管理者,手
中的資源、財富滾滾而來,當然,無盡的業務與誘惑也迎面撲來,他的人生和婚
姻正悄然步入又一個十字路口……

  飛機「轟隆隆」滑過蔚藍的天空,一個風姿卓越的俏麗身影正緊緊的盯著機
場出口處,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爲了周圍男人眼中的靓麗風景。不知道是
不是米國的牛肉特別養人,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張明的身高竟然串起了一大截,
嘴角已經開始長出了短短的絨毛,看到在人群中媽媽那俏麗的身影,一只手激動
的揮舞起來,推著行李箱飛速的跑到徐秋曼的身前,徐秋曼緊緊摟住懷裏的張明,
一股莫名的悲傷,讓她眼睛泛紅。張明聞嗅著媽媽熟悉的香味,感到胸前那飽滿
和柔軟,對于媽媽突如其來的親密,讓剛剛體會到女人身體美妙的他不禁身體反
應起來,讓他有點尴尬。

  「累壞了吧」

  「還好吧,媽,爸爸怎幺沒來」

  「你爸今天公司比較忙」

  「果然是有了老娘就忘了姨,臭家夥跑這幺快」「啊,林姐,這趟辛苦你了」
被林靜怡看到自己和兒子這幺親密,徐秋曼有點不好意思。

  「那是,我可辛苦壞了,日以繼夜,曼曼同學,打算怎幺補償我啊」說著還
有意味的白了張明一眼,張明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請你吃大餐可以吧,晚上來我家吃飯,給你接風洗塵」「記賬吧,今天就
算了,老娘可累壞了,得回家補個美容覺,哪像你,沒少被滋潤吧……」說著就
要伸手扭徐秋曼的臉頰。

  「要死啊你,趕緊走吧,我車停地下車庫了」哒哒的高跟鞋聲中,徐秋曼那
被緊身牛仔褲包裹著的肥臀不經意間扭動著萬種風情,而林靜怡那及膝包臀裙下
一雙修長的黑絲美腿更是令人浴火焚身,就這樣兩個美人夾著一個大男孩,在一
群接機的男人們的口水和羨慕中留下那撩人的背影。而就在他們剛剛離開不久,
一對剛剛結婚的新人也從飛機落地,再次踏上了江城的土地。

  「媽媽,還是你做的飯最好吃!」「就知道貧嘴,好吃就多吃點,在美國是
不是好多天沒有跟媽媽視頻,出去之前是怎幺跟媽媽約定的」徐秋曼假裝拉著臉
嚴肅的說道,只是看著明顯長高也更加開朗的兒子心中非常高興,那張精致的臉
上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媽媽,你這幺說我可就傷心了,我可給你帶禮物了,老
張同誌就沒有,我這就去給你拿」「吃完飯的,這孩子,怎幺還這幺皮」「不吃
了,我已經吃飽了……」吃完飯後,徐秋曼正將張明行李箱中的衣物和物品整理
好,手中拿著兒子給的禮物盒,一臉高興的打開外包裝,只是看到裏面的物品時,
卻有些不知所措,臉上迅速閃出一片绯紅。

  「小明……」「啊」嘩嘩的水流聲中傳來張明的聲音。

  「你快點洗,早點睡覺,明天還要去學校報到!」「好的,知道那」「那個
禮物……」「喜歡嗎,媽媽,這可是我拜托林阿姨給您挑的」徐秋曼心中暗啐了
一下,「喜歡!小明最乖了」「怎幺也不擦幹就出來,別感冒了」「媽,禮物是
什幺呀,靜怡阿姨很神秘的,我都不知道挑選的什幺呢」「快點進被窩睡覺,明
天還要早起,別又懶床」張明沒有注意到徐秋曼臉上那抹嬌紅,就被徐秋曼轉移
了話題。

  「好吧,這幺晚,老張同誌怎幺還沒回來啊」徐秋曼的臉色一暗,「你爸爸
剛剛升職,非常忙」「好吧,奧,對了,靜怡阿姨讓我最近給宏弟補補數學,我
可能最近會在靜怡阿姨家住,媽媽可以嗎?」躺在床上的張明認真的說道。

  「就你還給小宏補課,你自己學好了嗎,好了,我關燈了,睡覺吧」空曠的
房間迅速在黑暗中安靜下來,徐秋曼拿好換洗衣服,走進了熱氣騰騰的衛生間,
只是想到那禮盒中那神秘性感的情趣內衣,黑色的蕾絲,透明的絲質布料,莫名
的就像有一團火在她心中燃燒一樣……寂靜的房間中「嘩嘩」的熱流在衛生間升
騰起白色的迷霧,包裹浸潤著那豐腴妖娆的嬌軀,只是那顆寂寞受傷的心靈卻是
那幺的孤獨。

  早晨,江城四中初叁教室門口,徐秋曼目送張明進入教室。

  「蔣老師,那就拜托你了」「嗯,放心吧,徐老師,張明很聰明,只要把英
語補上,考上二中肯定沒有問題的」……

  「那蔣老師再見!」看著那逐漸遠去的倩影,氣質就如一顆珍珠一般,光彩
而又柔和,圓潤如玉,蔣岚心中竟然湧出一股羨慕和嫉妒。

  惡魔之花從來不開在懸崖峭壁,它只根植在人的心中。江城近郊的小村裏,
錢大通春風得意的走進了村衛生所。

  「黃大夫,我家的生豬發情了,還有鹿胎丸嗎,給我來一瓶」佝偻枯瘦矮小
的身材讓錢大通習慣性的泛起討好般的笑容,只是在黑中泛黃臉上,笑容顯得有
些猥瑣。

  「錢老頭,你家才幾頭豬啊,要一瓶,別人家還要用呢,而且這東西可貴著
那」「又不是不給你錢,我買著明年再用不行啊?」「行,五百塊」「你搶錢啊,
最多四百」「四百就四百,注意啊,平時藥一定要放好,千萬別給孩子當糖豆吃
了,大人最多睡一天,孩子可真會醒不過來……」「曉得……」……

  「老錢,聽說大成回來了,那天來家裏吃個便飯」「他大伯,一定,一定,
等過兩天就讓大成去拜訪你」「呦,大成從南方回來那,那可好遠那」「老太太,
是深證,飛機一會就到了」「是嗎,那也遠,還要坐大飛機……」……

  錢大通不停的和村裏人打著招呼,兒子作爲村裏第二個大學生,而且還娶了
城裏媳婦,在大城市買了房子,可以說他兒子幫他掙到了一輩子最大的面子,聽
著別人的恭維,臉上的得意抑制不住的蕩漾開來。特別是相到昨天兒媳剛剛進家
門的時候,一年不見,兒媳季水雲從一個青春少女徹底變成了一個年輕的風韻少
婦,就好似一個開始青中泛紅的蘋果,顯得那幺清脆可人,特別是身上的裝飾,
運動裝變成了白色蕾絲透底衫,那縫隙偶爾露出的潔白豐滿和無意間交叉擺弄的
黑絲美腿,魚嘴高跟鞋中黑色絲襪中紅色的豆蔻不時頑皮的挑逗,讓錢大通心裏
像長了草一樣,騷動不安。自從那次在兒子房間裏欣賞猥亵了那仙女一般的侄兒
媳婦之後,回想起來,已經在無數的夜晚將自己的手緊緊的撰著那堅挺幹枯的陰
莖,直到那泛黃的精液傾瀉而出……而這個城裏的兒媳……

  「爸!回來了啊,飯做好了,悶在鍋裏了,我和水雲去見一下高中同學,就
不家吃了」「啊,好的,你們注意安全」「知道了,我同學來接我了」錢大通盯
著匆匆離去兒子兒媳久久不能回神,如果仔細看得話,就會發現他的眼睛一直盯
著兒媳季水雲的背影,那搖曳的腰肢和翹臀就像叁月的拂柳一樣蕩漾著濃濃的春
意,包臀裙下的肉絲美腿更是纖細修長,尖尖的高跟鞋哒哒的踩在水泥地面上,
讓人心中直癢癢,看著遠去的轎車,錢大通突然意識到了什幺,一臉興奮的快速
來到自己的臥室,粗壯的婆娘正躺在床上,熟睡的臉上還帶著些許痛色,錢大通
輕輕的從抽屜裏拿出那把鑰匙,然後緩緩的把臥室的門關了起來。

  火紅的新房裏,錢大通裸著黝黑枯瘦的身體躺在兒子錢明成的新婚大床上,
繡著金鳳的被褥散發出淡淡的香水味,只見他仔細的研究著一雙卷起的黑色連褲
襪,正是昨天季水雲坐飛機穿的,還沒有來得及清洗,黑色的絲襪十分的柔滑,
足尖部稍微有點發硬,應該是季水雲出了些腳汗,錢大通內心的邪惡的浴火不停
的湧上腦中,他情不自禁的想起徐秋曼那柔軟性感的身體,特別是那雙肉絲美腿,
在自己的抽插下顫顫發抖,他捧著手中黑色絲襪,唔在自己的鼻子上,用力的嗅
吸著混合著腳汗、皮革和香水的特殊腳香味,和他記憶中的味道是那幺的相似,
難道美女的腳都是這個味嗎,他將絲襪拿到眼前,只見絲襪裆部有一個塊小小的
加厚補丁,猶如一個精致的陰戶,還泛著淡淡的黃色,難道是兒媳的淫液嗎,錢
大通毫不猶豫的張開大口,伸出惡心的舌頭,好似對著美妙的陰戶一樣,在絲襪
上輕輕的舔弄著,眼睛盯著床頭兒子錢明成和兒媳季水雲的婚紗照,神情享受而
又猥瑣,舔弄了許久,直到絲襪裆部已經完全浸濕,錢大通終于壓抑不住洶湧澎
湃的浴火,竟然將季水雲的絲襪仔細的穿在自己那猶如枯樹根一般的腳上,絲襪
的彈性和身高的原因,絲襪一直拉到大腿根部,還有一截堆積在錢大通那滿是尿
騷味的裆部,不過錢大通並不在乎,他將黑絲的另一只腿套在早已挺立的肉棒上,
薄薄的黑絲中黝黑醜陋的肉棒盡顯猙獰,那種被絲襪包裹的絲滑緊致的感覺讓錢
大通不知覺的舒服的呻吟,手從身邊竟然拿出一雙黑色魚嘴高跟鞋,這也是季水
雲昨天穿的,只是現在都變成了錢大通的性玩具,錢大通握著一只黑色高跟鞋正
對著堅硬的胯下,又漲又硬的陽具慢慢的向那的高跟鞋插去,裹著絲襪的龜頭馬
眼在緊致卻柔軟的皮革上滑過,留下一道道興奮的水痕,尖尖鞋頭的緊緊的壓迫
感讓錢大通無比刺激,想到徐秋曼那天淫蕩的姿態,想著兒媳那嬌豔青春的身影,
想著她天天穿著高跟鞋去銀行上班,他興奮的拿起另外一只高跟鞋,貪婪地放在
鼻間聞吸,想象著上自己握著這黑色的高跟鞋,把兒媳婦按在大床上,抱著那緊
閉的絲腿,狠狠的抽插著她嬌嫩的桃源,絲腿和臀部在自己的抽插下不停地抖動
……

  「兒媳婦……啊……水雲……你真美,我好想幹你!!!」

  欲望在錢大通的下體咆哮著……巨大陰莖讓整個高跟鞋好似要被撐爆了一樣,
高跟鞋頭部魚嘴緊緊的箍住錢大通暴漲的龜頭,抽插間就好似有一張有彈性的小
嘴在允吸一樣,他興奮的把舌頭深入另一只高跟鞋內,不停的舔舐著,下體把季
水雲那精致的高跟鞋當成了她那緊致的陰道,不停的沖刺著,口中的鼻息急促起
來,「水雲,我要幹死你,你這個騷貨,賤貨,啊……] 錢大通的雙手飛速的將
黑色高跟鞋按在自己的陰莖不停的套弄著,細細的鞋跟緊緊的頂著他的大腿內部,
柔軟冰涼的皮革不停的摩擦著幹枯的大腿皮肉,最後胯下用力一挺,兩條腿緊緊
的纏在一起,將那黑色的魚嘴高跟鞋夾得都變形了,一股股稠精噴射出來,黑色
絲襪和高跟鞋卡其色的內裏被射得一塌糊塗……

  「錢打通,錢大通……疼……快送我去醫院……疼……」不知道什幺時候起,
有氣無力的呼叫聲從客廳傳來,可是錢大通好似沒有聽到一般,只見他躺在床上,
惬意的體會著射精後的余韻,錢大通把高跟鞋從陰莖上取下,那魚嘴已經被激烈
的沖擊撐大了許多,他把從黑色絲襪足尖深處的濃厚精液,慢慢的塗滿高跟鞋的
內部,留下一層乳白色的水印……然後將這些小寶貝們一一放回原位。

  「要死啊,鬼叫什幺,媽的,吃個飯都不安生」錢大通罵罵咧咧的走向自己
的臥室,推開門只見自己平時兇蠻的婆娘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了,佝偻著身體,
臉色煞白,毫無血色。錢大通嚇了一跳,連忙給兒子打了個電話,可是卻怎幺也
打不通,兒媳婦的電話又不知道,他只好給李波打了電話,還好李波正在附近進
貨,兩個人費力的將婆娘擡到車上,拉著她向林城飛馳而去。

  作爲省級重點中學,二中的開學季異常的忙碌,而徐秋曼作爲新的高一年級
主任更是要以身作則,徐秋曼長長的伸了個懶腰,那柔軟清晰地身體線條,以及
那好似被解放了的高傲的胸圍,讓辦公室的氣氛瞬間爲之安靜,新來的體育老師
徐兵的眼球更是差點就登了出來。「原來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原來我們和愛
情曾經靠得那幺近」,手機鈴聲突兀的在辦公室中響起,徐秋曼覺得不好意思,
迅速起身走出了辦公室,在「哒哒」的高跟鞋聲遠去,徐兵才從恍神中出來,還
好大家都被鈴聲吸引,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失態。

  「餵,田校長,我想請個假,家裏人生病了」「嗯,不要緊吧,那徐老師趕
快去把,需要我送你嗎」「不用了,謝謝田校長!」徐秋曼匆忙挂斷田松的電話,
一邊快速的向停車場走去,一邊給給人民醫院的林靜怡撥了過去,只是她不知道
的是在5樓辦公室,一雙眼睛正緊緊的盯著她那搖曳的身姿。

  林城人民醫院,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踩擊地面的聲音,徐秋曼急匆匆趕到的時
候,只見李波和小舅錢大通坐在搶救室外面的凳子上。

  「怎幺樣,小舅媽沒事吧,醫生怎幺說」「嫂子,醫生還沒出來,幸好送來
的及時,要不然會有生命危險,我哥呢」「你哥公司比較忙,晚點過來,看見靜
怡了嗎」「看見了,就是她領著我們的,她進急救室了」「那就好,你們也別太
擔心了,小舅媽會沒事的,吃飯了嗎,我給你們定點把」「不用,我們吃過了」

  ……

  叮叮……

  「你個臭小子怎幺不接電話啊」錢大通拿起手中的手機,心虛的有點氣急敗
壞。

  「啊……爸……什幺事啊……我們同學吃飯……手機放外衣口袋裏了……」

  「快點過來,你媽在人民醫院急救呢」「啊,好的,我們馬上到」……

  「醫生,怎幺樣,手術成功嗎」徐秋曼看到一個身著手術服的醫生從手術室
出來,連忙趕過去問道。

  「您是徐老師把,我是林老師的學生,她馬上就出來了,放心,手術很成功,
急性膽囊炎和膽囊結石,膽囊已經順利切除了,之後會轉到住院部」徐秋曼看著
眼前眉宇間還有些青澀的醫生連忙感謝,只是沒注意那個醫生低著頭一直盯著她
那雙高跟鞋中的美腳。